五分彩定位胆稳赚技巧首页 -> 武侠修真 -> 《枕上宠婚》 -> 正文
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枕上宠婚书页 』

五分彩连接:枕上宠婚 正文 终章

(为方便您阅读枕上宠婚最新章节,请记住“思路客小说网”网址 五分彩定位胆稳赚技巧 www.ynwsu.cn,并注册会员收藏您喜爱的书籍
    “夫人已经知道了,当初你把林灵儿扔出去的事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安琥吁出一口气,轻笑,“这不是挺好,少爷就不用再为怎么解释自己清白问题为难了!”

    看着安琥脸上那放松的笑意,凌煜眼睛微眯,漫不经心开口,“清白是不用解释了。不过,她开始好奇,本少为何那么洁身自好了!”

    “少爷洁身自好,那还不是肯定…”安琥说着,忽然顿住,脸上的笑也僵住?!斑馈?。夫人这是夸奖少爷…么?”应该是讽刺吧!

    咳咳…毕竟,少爷如果洁身自好,那当初对夫人那副猴急的完全想要霸王硬上钩的架势该怎么解释?

    凌煜对于安琥的蠢问题,懒得回答。继续说道,“有林灵儿这个对比,小猫儿开始怀疑,疑惑,我当初对她过于热情的原因了!”

    明显,确实值得怀疑!

    “那,少爷怎么回答的?”安琥谨慎问,不再犯傻!

    凌煜看着他,不温不火问,“你觉得本少该怎么回答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?!卑茬?,而后果断,坚定道,“绝对不能说实话!如果让夫人,您当初是因为心理原因,身体接受她才…少爷,夫人知道了,一定会生气的。更重要的是,难保不会想歪,要是怀疑你对她的感情,那…?!笨杀惹灏孜侍?,严重多了!

    凌煜听了没说话,静默,片刻,摇头,“小猫儿就算知道了真实的原因,也不会怀疑本少对她的感情。而且…”凌煜说着,揉了揉眉心,眼中划过一抹无奈,“她心里也不会不舒服,她只会调侃,乐不可支的取笑本少?!毕氲叫∶ǘ姆从?,凌煜想笑又觉得可恨。

    安琥听了,沉默,细想温雅的性情?;褂?,过往和少爷经历的安那些事。最终点头,“夫人也许真的会如少爷所说的那样?!彼底?,忍不住笑,“就如少爷在惹夫人不高兴时,夫人总是做一大桌子的海鲜来气少爷一样?!彼那槠暮玫拇罂於湟?,看着对海鲜过敏的少爷黑脸。哈哈哈…。

    少爷少有的弱点,成了夫人手中的把柄,时不时的就会抓住虐虐少爷!每每看起来,让人好气又好笑!

    看着安琥的反应,想到小猫儿做的那些事儿,凌煜做出结论,“看来,真实的原因,确实不能说!”

    “不说当然最好!可,总要给夫人一个答案的。不然,夫人会越来越好奇,也会多想的?!?br />
    “多想挺好,本少就怕她不想!”

    “呃…。少爷的意思是?”安琥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心里有不明,想知道答案,她才会惦记!”

    凌煜话出,安琥瞬时明了,垂首,抿嘴一笑。少爷这是想用这个答案,来重新吸引夫人对他的注意力了。不怕你骚扰,不怕你揪着不放,就怕你冷落呀!

    想着,默默摇头,无声叹气,如此一看,才发现少爷在夫人面前的地位,已经落魄到这个地步了么!还真令人忧伤呀!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这个答案,能够吸引夫人多久?不过,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会超过一年。第二个孩子出生的时候,夫人大概已经不在乎答案是什么了吧!唉…。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少爷可要做好被逼问的准备了!”安琥别有深意,道。

    “管好你们自己的嘴就好!不然…?!?br />
    “少爷放心,我们绝对只会让夫人更加好奇,而绝对不会让夫人知道分毫!”

    凌煜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安琥嘿嘿一笑,“不过,这样一来,搞不好夫人会担心…?!?br />
    话未说完,就被凌煜冷声打断,“她不担心,本少就要担心了…?!?br />
    “少爷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“担心她对我越来越放心!”

    “啊…?!卑茬康煽诖?!这怨气,甚浓!这心态,甚变态!

    ***

    离开j城,回到香港。眨眼的功夫已半年,温雅的肚子也已经到了低头看不到脚的程度了,临产期逼近,也是最辛苦的时候,压迫感,下坠感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不过,比起怀着凌谨时不动不言都难受的状态,这次情况好了很多,除了走动超过一定时间,还会出现肺部感到压抑,呼吸发闷的状况外,其他基本和健康的人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身体状况算是很不错,孩子也快出生了,且很健康,这些都让温雅很开心。

    可惜,温雅这种好心情完全没法没影响到凌煜一分,就连凌谨也是一样。一大一小两个男人,看着温雅的肚子,一个凝眉,一个皱眉,随着预产期的临近,眉头都没松开过。

    温雅的安抚,医生的保证,对他们完全无效。在他们心里,孩子一天不出生,他们一天就无法安心。

    生孩子对女人是道坎儿,从古至今都是如此。就算了医疗条件最好,也做不到百分之百。一个万一,足以让人忧心不已。

    凌谨也真切,彻底的明白了,为何爹地对妈咪生孩子的事如此反对了!

    两个多月的时候,就开始孕吐,吃一口吐一口,那样还要往嘴巴里面塞,那种让人心疼,心焦的状况持续了两个月多才停止。

    到了八个月的时候,沉重下坠感,压迫感让睡觉,走路,都是一种辛苦。

    辛苦九个月,还要面临出生一道坎。

    这过程,看着都是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所以,两个孩子彻底足够,再也不许要了!以后关于生孩子问题,凌谨坚决站在爹地这边,坚决反对!

    凌谨从学?;乩?,放下书包,看着温雅,开口,第一句话习惯性问?!奥柽?,今天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没有!今天感觉很好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说着好,只是看着她的肚子,眼里的担心一分没少。

    温雅叹了口气,抬手揉了揉凌谨的头发,“你不用担心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温雅:…。凌谨的回答,让温雅感觉,她的安抚,其实是在说废话。

    “妈咪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你辛苦了!还有,谢谢你!”

    脸颊上的一抹温热,让温雅心口柔软如水,却也莫名发酸,低头,在凌谨额头上回一吻,轻笑,“这种辛苦,是我最大的幸福!儿子,爷谢谢你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“小猫儿,今天怎么样?”凌煜回到家里,看着温雅,每天同样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吃饭多创新高,睡觉多破纪录,各种美好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嘴巴里说着好,可紧皱的眉头却没松开一分。

    温雅适时的转移话题,“老公,你今天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呃…。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平安生下孩子,我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快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老公,孩子都快出生了,你还不准备告诉我答案吗?”

    “非你不可,还需要什么答案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好奇嘛!”

    “等你生下孩子就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又忽悠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!只是想你生孩子的时候,也能记挂着我一些?!?br />
    心口微抽,“凌煜…?!?br />
    “小猫儿,我爱你!”

    泪水潸然而下!

    ***

    在凌谨但心中,在凌煜高度紧张中,温雅终于在万物复苏,蝴蝶飞舞,春暖花开的美丽季节,生下了孩子,一个漂亮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一个有着和温雅一样墨黑眼眸,可爱酒窝的女孩。

    孩子入眼的那刻,孩子抱入怀里的刹那,凌煜心不自觉的轻轻颤动了,眼中溢出他自己没察觉的浓浓柔色,一如当初有凌谨的时候,只是此刻更浓厚?;蛐硎且蛭?,那跟温雅如出一辙的眼眸。

    凌谨看着和温雅相似的小脸,轻轻的握住女孩的手,嘴角扬起一抹柔柔的微笑?;队憷吹秸飧鍪澜?,我的妹妹,我凌家的公主!

    孩子的降临,也瞬时看出来凌煜两级极端的教育方式。

    对凌谨严了个极致,对女儿就宠了个没边。这从名字就可以看出。儿子取名凌谨;‘言’旁,喻意,口为?;鲋?,言辞谨慎尤为重要,更何况凌谨身为凌家接班人,一话出口,重量非一般。谨,是必须!这名字,完全教导意味的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女儿就取名为凌心。大俗大雅的集合体!安琥言,这名字其实已经是修辞后的了,如果不是夫人黑脸,两位老人摇头,凌心贝这名字已经上了户籍。因为凌大少觉得其喻意,他很满意。凌心贝,心肝宝贝!这名字,完全偏心的一个证据。

    对凌煜这种对儿子北极,对女儿南极的态度。温雅表示极大的不满,反对。

    温雅双手叉腰,看着抱着女儿,眼中满是溺爱,满脸慈父样的男人,怒,“凌煜,你这样太过分了,没你这么教育孩子的?!?br />
    “哦!哪里不对了?”凌煜抬眸,看了温雅一眼,态度看起来很是良好。但是,怎么看都透着一股不以为然的味道。因为,丢给温雅那个眼神,不要太间隙。问的那一句,不要太漫不经心,还有逗女儿的兴致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温雅看着磨牙,压抑着吼的冲动,咬牙,“凌煜,两个孩子就像是坐在天平的两端,做为父母,就算无法使得天平保持绝对的平衡,最多也是晃动晃动,哪里像你这样完全的倾斜的?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可能会伤害到小谨?”

    “古话有云;男孩穷样,女孩富养;男孩养志气,女孩养气质!我只是遵循古话而已!”

    温雅听了差点爆粗,“古话个头,你这完全是偏心,你这是重女轻男!”

    凌煜听了挑眉,“重女轻男哪里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哪里就对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曾经对我说过,男人压榨了女人几千年。身为现代男人,就算为过去赎罪,也一定要对女人好嘛!”

    “我…?!?br />
    “想到本少的女儿曾经也被那样压榨,我穿越的想法甚浓!遗憾,穿越太虚幻。所以,本少只能现在对女儿好些,弥补她曾经受的苦!”

    温雅:……

    “而且,你还说过,男人不来姨妈,不生孩,不绣花,不经历姨妈苦,不承受生孩痛!女人承受的已经够多,作为男人就一定要多付出些,对女儿好些,是必须的!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?!?br />
    “想到本少的女儿将来也要承受那样的苦痛。我能做的也只是现在对她好些而已!”凌煜说完,他怀里的无齿小儿经过不懈的努力,小手终于握到了爸爸的大手,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那纯真,美好的笑脸,凌煜神色微动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“宝贝这么开心,一定是听懂了爹地的话,认为爹地说的很对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?!?br />
    “看来宝贝儿很同意爹地的话,也跟你妈咪是同样思想,男人就应该对女人好!对女儿更要好!”

    “咿呀呀…?!?br />
    “乖…?!?br />
    温雅本就被凌煜的话说的无言,现在又听到他这话,直接无语了,仰倒…。

    她那个时候只想教个好老公出来,没想到现在接手了一个,对女儿二十四孝老爹出来。

    “院中的花儿应该开了,走,爹地带你去看花儿去!”凌煜抱着凌心,一脸满足,怡然自得的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温雅看着男人高大的背影,头顶冒烟,无齿小儿,幼稚男人!

    “妈咪!”

    温雅转头,看到凌谨从楼上下来,心里不可抑止的溢出歉疚,“小谨,你爹地他…?!?br />
    “妈咪,你不要想太多,爹地这么做我能明白!”凌谨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能明白?”

    凌谨点头,“妈咪,我是男孩子,太过宽松,宠爱的教育,对我并没好处。因为我身在凌家!所以,爹地这种直接,成熟的教育方式,更适合我,也对我更好!”

    凌谨说着,看着外面带着女儿,眼睛却总是不经意看过来的男人,嘴角笑容加深,看着温雅说道,“而且,你不觉得,爹地之所以这么宠溺妹妹,其实有一部分原因,也是有意做给你看的吗?”

    “做给我看?故意气我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。他是想让你吃醋!想让你也感受一下,当初你疼我时,他心里那酸酸被忽视的感觉!”

    温雅:……

    看着外面的男人,心柔柔,胀胀!时间如梭,又半年。

    一年多未见的果子,终于回来了,和严冽一起!

    看着脸颊圆润,气色极好的果子,温雅放下心来,眼睛也瞪起来,“你还知道回来呀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。我不回来,你还不得相思泛滥呀!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会挂念,就不知道多打几个电话回来嘛!”

    “别挂念了,我这不是回来了嘛!”果子没心没肺道。

    温雅横了她一眼,忍不住问,“严冽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他能怎么样!还那样呗!”

    “还…?;姑缓?!”严冽还在装傻吗?温雅皱眉。

    果子随意的抿一口水,随意问,“什么还没好?他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。他…他不是…?!蔽卵胖噶酥竿?,不是伤了脑子吗?

    果子看着温雅的动作,放下手里的茶杯,嘴角扬起一抹莫测的笑意,“装傻而已,怎么会不好!”

    果子话出,温雅骇,“你…?!?br />
    “我很早就知道!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什么时候?”温雅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在傻傻的哭了一晚,又担心了一天后,傍晚的时候我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温雅冒汗!竟然那个时候就知道了?

    看着温雅震惊的样子,果子轻轻一笑,“其实你在那个时候差不多也知道了吧!凌煜肯定告诉你了?!?br />
    “呃…?!?br />
    “呵呵…。至于我嘛!在他们都以为我离开的时候。其实,我因为忘记了点儿东西,又回到了医院。也很巧的听到了凌煜和严冽爷爷说的话。所以,很自然的知道了严冽根本就没事,不过是一出戏罢了!”

    温雅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怀疑,我会那么巧合的听到那番话,应该是你那个高端黑老公特意为之的巧合罢了!”

    温雅听了,更不知该说什么了!因为,凌煜确实是能做出那种事的人。

    “所以,在第二天,我就提出了严冽好,我就离开;严冽不好,我就留下。那样的条件!”

    温雅眼神微缩,“是故意提出那样的条件吗?”

    “是呀!”果子笑的淡然,无谓,“是不是觉得我别有用心?”

    温雅点头,认真道,“确实有这种感觉?!?br />
    “嘻嘻…。因为我确实是别有用心嘛!”

    温雅翻白眼,“承认的能不这么快吗?我连猜猜都还没有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因为对你没什么不能承认的嘛!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感动,在我担心了这么久以后!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计较撒!”

    “说说原因吧!”

    “原因很简单呀!因为严冽妈妈一直不喜欢我,她有自己中意的儿媳妇人选。而严冽的爷爷和爸爸虽然没说什么,但是对于我和严冽纠缠那么久还没一个结果,心里也是不满意的。你也知道,自古以来,媳妇和婆家的关系就不好搞,特别是婆媳间,水火不容的比比皆是!就算是不住在一起,也能烧的家里不安宁,绝对的隐形炸弹,摘除都摘除不了,因为那是自己老公的娘,断不了的关系?!?br />
    “想和睦相处很难,想眼不见为净不现实。有的时候再深的感情,也经不起婆媳大战的磨砺!况且,你也知道,我脾气并不好,忍着过日子我肯定做不到。所以,一直不答应严冽的求婚,一来是因为云儿,二来是因为他妈妈,总归是因为我自己,我计较他和云儿的过去,又没信心跟他妈妈的相处?!?br />
    温雅听了恍然,“所以你就提出了那个条件!”

    “嗯!我只想让他们知道,我喜欢严冽,他有钱有能力的时候喜欢。他傻了,呆了,我同样也喜欢!而共患难这东西,说再多也没人相信。只有时间和实际行动才能证明。既然如此,将计就计,如果能得到一个和睦,我何乐而不为呢!”

    温雅点头,“那,严冽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嗯!我告诉他了!”

    “告诉他是对的!婆家的那边为一个和睦,可以将计就计??衫瞎饫锘故遣灰鞯暮?,免得生出间隙,误会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那,对于云儿你也已经不不纠结了吧!”

    “在看到他躺病床上的时候,就不再纠结了!大概是人性本贱吧!很多时候都是在快要失去的时候,才会知道珍惜!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以后要努力的让彼此过的幸福!”

    “我会努力,你也要幸福!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努力!”

    温雅,果子相视而笑,真心祝福,为彼此那来之不易的幸福,圆满!

    ***

    在以后的日子,温雅用心经营她的幸福。同时也想把凌煜那重女轻男的做法,掰回来一些。然,效果甚微!

    既然如此,温雅只能在凌煜做严父的时候,她做慈母。凌煜做慈父的时候,她做严母。

    一个黑脸,一个白脸的教育孩子。搞得小凌心,懂事的时候曾对着凌谨哭诉,“哥哥,妈咪是不是不喜欢我?”

    凌谨没有回答,只是问道,“你看爹地是不是对我特别严厉?!?br />
    凌心毫不疑迟点头,爹地训斥哥哥的时候,样子特别吓人。

    “那,你觉得爹地是不是不喜欢我?”

    凌心果断摇头,“不,爹地喜欢哥哥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爹地会教哥哥很多知识!”

    凌谨听了微微一笑,抬手,揉了揉妹妹柔软的头发,轻声道,“那你也应该知道,妈咪为什么对你严厉了,对吗?”

    凌心还是有些似懂非懂,“妈咪也是为了我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!就像是爹地对我严厉,是为了教给我很多知识一样。妈咪对你严格是因为,她希望你成长的更好!因为,我们还有很多不懂的,也做的不好的地方。而我们的爹地,妈咪会来告诉我们什么是对的,什么是错的。所以,他们的严厉,不是不喜欢我们,恰恰相反,那是因为他们爱我们?!?br />
    凌心听了,笑开,看着凌谨满是崇拜,“哥哥,你好厉害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。因为爹地妈咪教的好,所以,你也要听妈咪的话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哥哥!”

    “乖!”

    不远处,温雅听完两个孩子的对话,伸手抱住凌煜腰身,抬头,看着他,眼波流转,幸福满溢,“老公,我们的婚礼好像耽搁的太久了,你准备什么时候办?”

    “在你说爱我以后!”

    温雅听了笑开,“凌煜,我爱你!”

    凌煜勾唇,伸手把温雅打横抱起,“今天我是新郎,婚礼在洞房以后!”

    温雅:……

    幸福重要?还是先后重要?管他…。

    吻了新郎再说!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返回枕上宠婚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五分彩定位胆稳赚技巧
如发现枕上宠婚有章节错误、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、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联系客服中心
小说枕上宠婚最新章节由网友上传,作品仅代表作者浅浅的心本人的观点,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。
枕上宠婚全文阅读由思路客小说网(//www.ynwsu.cn)提供,仅作为交流,非商业用途。
  • 今年上半年西宁拆除工地扬尘污染得到有效治理 2018-12-02
  • 胡杏儿晒儿子软萌照 睡眼惺忪眼神迷人可爱十足 2018-12-02
  • 厉害了!春运如何防盗防骗 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8-11-30
  • 天津将申报建设自由贸易港 2018-11-26
  • 肖毅出席高速铁路项目对接座谈会 2018-10-31
  • 网约车陷阱多 谨防四类风险 2018-10-31
  • 高清:中国男篮抵达洛杉矶 长途飞行队员略显疲惫 2018-10-09
  • 逾8成受访者担心使用照片特效程序会泄露个人信息 2018-08-21
  • 交通运输部路网中心:端午假期高速通行不免费 2018-08-06
  • 338| 126| 495| 792| 70| 111| 591| 450| 351| 192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