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分彩定位胆稳赚技巧首页 -> 武侠修真 -> 《枕上宠婚》 -> 正文
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枕上宠婚书页 』

印尼五分彩专家杀号:枕上宠婚 正文 第171章 凌煜是否现身

(为方便您阅读枕上宠婚最新章节,请记住“思路客小说网”网址 五分彩定位胆稳赚技巧 www.ynwsu.cn,并注册会员收藏您喜爱的书籍
    赵妍看到温雅,眼角一挑,嘴角上扬,脸上露出罕见的笑容。

    温雅扬眉,这笑,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笑里藏刀,不怀好意!

    “温雅…”

    赵妍开口,温雅静待,等待这次又是什么犀利开场白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过来呢,主要是她们母子两个来的?!闭藻煅琅痛裘群⒆?,轻笑开口。

    温雅看着,一点不意外,这王牌武器总算是准备开用了。

    看着温雅淡然无波的神色,赵妍眼中溢出冷笑,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,“温雅,这孩子可是凌煜的…呃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?!?br />
    赵妍一声闷哼,伴随着混血美人一声惊呼。只见,赵妍晃了晃,翻白眼倒下。

    温雅眨眼,看到安嗜面无表情的接住赵妍,收回惊讶,原来不是学她装晕,而是被打晕了呀!

    安嗜抬手,淡淡开口,“带下去?!?br />
    安嗜开口,一黑衣保镖从门口走进来,轻而易举的托起赵妍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屋里瞬时安静了。

    两位老人提着的心瞬时松了下来。杨果看着安嗜,双眼冒星星,酷炫风呀!真帅。

    赵妍威风凛凛的来,可还未亮剑,就这么突然被灭了?混血美人有些傻眼,这情况太来的太凶猛了,让人措手不及,脑子一片空白,主帅倒了,那她这个小兵接下来该怎么办?

    美人无措间,安嗜上前,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放在美女眼前,面色冷硬,“这个人,你可认识?”

    听到安嗜的话,美女抬眸,顺着看了一眼,而后脸色遂然大变,眼中慌乱,紧张,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注意到美女的神色,温雅上前一步,看了看安嗜手里的照片,片刻,又转头看了看那呆萌孩子,扬眉,恍然,竟然真的找到孩子他爹了?这爹的基因还真强大,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温雅看过后,安嗜随手把照片收了起来。温雅白了安嗜一眼,她怎么就感觉,安嗜其实是特别给她看呢?

    安嗜注意到温雅看他的眼神,嘴角不自在的抿了抿,面色却无丝毫波动,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到似的,沉沉的看着眼前母女两,冷声开口,“说吧!”

    “说…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…。不知道?!泵琅ё藕⒆拥氖纸袅私?。

    “要我把这男人带来吗?”

    安嗜这话出,女人脸上溢出惊惧色,更显慌乱,“我。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我…我要走了…”说着,抱着孩子就要往外走,准确的说,是疾步的往外逃。

    “一个欺诈罪,足够你把牢底坐穿!”

    安嗜这话出,女人的脚步瞬时顿住,背脊紧绷,微颤。片刻,转身,看着他们,眼睛发红,脸色发白,轻颤,“我…我不是诚心要这样的?!?br />
    当人犯了罪,当为自己辩解的时候,这句台词总是会出现。

    对于她的话,没人回应。

    果子是有些云里雾里的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两位老人也疑惑不解,欺诈?谁…

    “我是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,才会被五夫人开出的条件诱惑到,才会…”女人说着抹泪,开始述说自己的悲惨人生,“我和我丈夫结婚两年不到,可霉运却接二连三的找上我们。我怀孕,我丈夫就事业了,这期间他找工作不如意,做生意,没挣到钱,还赔了一大笔钱,欠了一屁股的债?!?br />
    “事事不顺,他沮丧,自我怀疑,人也跟着就变了,脾气变得暴躁,喜怒无?!冶纠聪胱藕⒆映錾?,他就会好点??擅幌氲?,孩子出生,压力变得更大,让他更加恼火,说,这一切不如意,都是这个孩子给带来的。呜呜…他恨这个孩子,他让我把孩子卖掉??晌也蝗绦?,我舍不得。他就说,如果非要养,就让我自己去挣钱,随便我干什么都行,哪怕,哪怕去干那种工作也没关系…”

    那种工作指的是什么,成年人都明白!

    杨果摇头,遇上了渣男,结了渣婚真让人伤不起呀!唉…

    “我不愿意,也实在受不了再跟他那种人在一起,所以就抱着儿子跑了出来?!迸怂底?,想起那段日子几乎要乞讨度日的心酸,眼泪掉的更凶猛,“那段日子我真的快奔溃了…。也就在那个时候,五夫人出现了,她跟我说,只要我听她的,按照她说的做。她可以保证我们母子两个后半辈子无忧。我…”

    女人说着,猛然走到温雅身边,对着她噗通跪下,“凌夫人我真的不是有心的,我是迫不得已的,如果不是为了孩子,如果不是日子实在过不下去,我绝对不会做这种缺德事儿的…。其实,都想过了,等到五夫人把钱给我了,我就来给你坦白,把实情告诉你,孩子不是凌少的…?!?br />
    女人最后一句话出,杨果心里那根怜悯的那根弦,咣当断了,脸瞬时黑了下来,眼睛圆睁,两个字说出她的心情,“妈蛋…?!?br />
    两位老人的脸色也沉了下来。很明显赵妍这是找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来冒充凌煜的孩子,这是来给雅雅添堵来了?或许还不止如此!

    温雅已经没有了再听下去的兴致,“安嗜,你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!”

    “我一会儿下来?!蔽卵盘Ы湃チ寺ド?。

    身后女人的哭泣声,祈求声,孩子的啼哭声,果子的恼火声。温雅听着没任何感觉。原谅一切可原谅的?怜悯所有令人感到可怜的?如果是那样才算是一个好人的话。那么,她不是…

    **

    从那天以后,温雅再也没见到过赵妍,而对于安嗜是怎么处置那个女人和那个孩子的,温雅也没问。安嗜也没给她特别报备。

    温雅每天差不多都待在家里,陪着温姥姥一起研究食谱。每天变着花样的吃。

    夏云天和杨果看着,都觉得温雅这是化悲伤为食量了。用吃和研究美食来转移注意力了,看她每天吃饭的那个架势,好像不把自己吃成大胖子就势不罢休似的。

    果子看着叹息,温姥姥却觉得满足的不行,每天拉着温雅在厨房转悠。夏云天看着每天大部分时间都窝在厨房的祖孙两个,心里觉得很满足。

    安嗜觉得,温雅那么上心,肯定是想多学些做给少爷吃。其他也没多想。再加上他这段日子特别忙,凌禀宏的事情已经接近尾声,凌家的变动也在持续,只要确定温雅安好,脑子里已无暇想太多。

    偶尔,康逸安会过来看看她,给她买些吃的,看看她,别的也不多说。

    温雅也不提其他,对于他最终选择待在警署的决定,也没再说什么。偶尔他来的时候,问他一句在警署好不好。

    除了家里,温雅最经常去的地方就是书店,还有医院。

    “妞儿,你喜欢什么书买回去不就好了嘛?用得着经常跑来吗?”果子对于温雅经常去书店看霸王书的举动,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对此温雅总是笑答,“不花钱看书的滋味太好,而且,记住的还特别快。嘻嘻…其实,就是想来透透风?!?br />
    果子无奈,每次陪着她一起来??晒佣允槭翟谔岵黄鹦巳?,每次温雅看书,她就在一边打瞌睡。书上面的字,对她完全是催眠作用。所以,以至于温雅每次看的什么书,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果子,你不喜欢看书还买它干什么?”温雅看着果子手里厚厚的一本书,皱眉问。

    果子呵呵一笑,“我现在才发现书还真是一个宝?!?br />
    温雅摇头晃脑,“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自然好?!?br />
    “用来入睡比安眠药都管用,确实是宝?!惫颖ё攀樾Φ穆?。

    温雅:…。黑线。

    对于温雅经常去书店,安琳,安嗜也没多想。就如温雅说的,想找个安静的地方透透气。

    至于经常去医院!

    温雅给果子的回答,“当然是为了给你和严冽制造机会呀!”

    果子面皮抽了一下,再也不问了。

    给安嗜和安琳的回答,“问问凌煜的治疗进度?!?br />
    安琳,安嗜不疑有他。

    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。日子过的平静,时间好像也过的特别快。两个月的时间,好似眨眼间就划过了。

    机场

    果子拉着温雅的手,不舍,“妞儿,我回去了你可要照顾好自己?!?br />
    “嗯!放心吧!我一定多吃多睡,养的自己白白胖胖?!?br />
    “用养猪的方法养自己呀!”

    “嘻嘻…反正不会被卖?!?br />
    看着温雅脸上的笑意,果子莫名眼睛发胀,伸手抱住温雅,“妞儿,记得吃,记得笑,也不要忘记哭…想他的时候,哭出来会舒服很多?!?br />
    温雅听了,伸手回抱杨果,“果子,我会好好的,你不用担心?!?br />
    “嗯!只要你好好的就行?!?br />
    “你也是!”

    果子擦掉眼角的泪水,脸上扬起笑容,“雅雅,我走了!有时间我就过来看你?!?br />
    “好?!?br />
    “再见!”

    温雅直到果子的身影消失不见,才转身离开,走出机场,抬头,看着蔚蓝天空,看向某处,眼神有一丝飘忽。

    两个月没见到他了,而这两个月,温雅感觉最清楚的就是,凌煜越来越沉默了。以前给他打电话还能听到他的声音,而现在无论她说什么,都未再有回应。至于发过去的信息,更是如石沉大海一样,从来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原因是什么,温雅很清楚。治疗方案已经换了几次,只可惜凌煜的身体一直没有反应,这也许就是他越发沉寂的缘由吧!好想去看看他!

    “安嗜?!?br />
    “夫人?!?br />
    “我想去见他?!?br />
    安嗜听了,点头,“我会给夫人安排?!?br />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两天后,温雅笑眯眯的出现在凌煜面前。

    看着温雅已经恢复圆润的小脸,凌煜眼眸微闪,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,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温雅上前,在凌煜面前蹲下,伸手抱住他的腰身,把头埋在他怀里,吸取那熟悉的气息,嘴角溢出一丝满足的笑意,“凌煜,看到你真好!”

    凌煜眼帘轻颤,垂眸,沉默,片刻,伸手,把她抱在怀里,把头发在她肩窝,开口,声音略微沙哑,“想我了吗?”

    温雅微怔,而后点头,笑开,“嗯,想!”

    静默,良久。

    凌煜开口,“同是。我,也想你了?!?br />
    凌煜话出,温雅定住不动,而后从凌煜怀中抬起头,看着他,漆黑的眼眸,染上水色,声音轻颤,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凌煜看着温雅小心求证的样子,伸手抚上她的脸颊,勾唇,“不应该吗?”

    “不,太应该了!”温雅抓住凌煜的手,眼眶发红,嘴角带着大大的笑意,“我就知道我老公很想我,所以,我来了。都说耳朵痒,有人想?!彼底?,指着自己的耳朵,笑,“你看,我耳朵都被我抓出红痕来了,这就是你想我的证据?!?br />
    凌煜听了,伸手捏了捏温雅的耳垂,眼中带着满满的宠溺,“我还真没法否认。也不想否认?!彼底?,低头,在温雅嘴角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感受到唇边的温度,温雅眼眸微缩,心口抽搐,眼底划过一抹极致的痛色,稍纵即逝,在凌煜看来的时候,已消失无踪,只余下满满的开心。

    “小猫儿…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安嗜跟我说,你最近在研究美食?”

    “是呀!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研究的很有成效?!绷桁系懔说阄卵湃崛淼牧臣?,轻笑。

    “嘻嘻…。特别有成效?!?br />
    “都学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学会了很多?!?br />
    “是做给我吃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我,不会有其他人?!?br />
    “聪明!”温雅大大的夸赞了一句,仰头在凌煜下巴上亲了一下,笑颜如花,“想吃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那,亲一下?!蔽卵胖缸帕臣?,要求。

    凌煜低头,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真乖!”

    凌煜听了勾唇,温雅起身,走到凌煜身后,推着往厨房走去,“我掌勺,你给我打下手?!?br />
    “这是商量?”

    “不,这是命令?!?br />
    “那,好吧!”

    “嘻嘻…?!?br />
    温雅和凌煜走进厨房。安嗜和安雀对视一眼,在各自的眼中均看到了惊讶。凌煜这态度…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安嗜看着安雀低声开口,“少爷的情况可是好转了?”

    安雀摇头,“我不清楚,关于少爷的病情,只有严医生知道?!?br />
    安嗜凝眉。

    “不过,少爷一直很配合治疗。所以,我想应该是有所好转了?!?br />
    安嗜听了抬头看向厨房方向,如果是那样,可真的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行,老婆做的我都爱吃?!?br />
    “啧啧…。我家凌先生越来越会说话了!这些日子闲着没事儿的时候,是不是偷看言情小说补课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瞒不过老婆?!?br />
    “还真看了呀?”

    “看了?!?br />
    “书名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忘记了!”

    “没记得书名,就记得里面的甜言蜜意了?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里面的人物?!?br />
    “说来听听?!?br />
    “男主角没我帅,女主角没我老婆漂亮?!?br />
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这世上比我老公帅的人根本就没有。比你老婆漂亮的人…?!蔽卵潘底哦?,看向凌煜。

    凌煜伸手刮了一下温雅娇俏的鼻头,眼中带着满满的溺爱,“比我老婆漂亮的更是没有?!?br />
    温雅听了笑的见牙不见眼,“我就知道,我在我老公眼里肯定是美的惊天动地?!?br />
    凌煜嘴角轻扬,“绝对?!?br />
    “嘻嘻…?!蔽卵判ψ?,拿起手边的菠菜跟凌煜一起摘,“老公,问你一件事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康逸安会突然被空降到警署,是不是你在后面推动的?”温雅问的自然。

    凌煜回答的也不曾犹豫,点头,“嗯!”

    “把他调来这里的原因是什么?是想把我推到他身边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傻瓜?!?br />
    “确实是傻瓜!”

    “后悔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后悔?!?br />
    温雅听了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凌煜笑的温和,“因为我看到了,在我老婆心里,我已经是那个唯一,谁也无法取代的唯一?!?br />
    温雅心口酸涩至极,眼眶发红,瘪嘴,“还以为你早就发现了,原来现在才知道呀!笨蛋…像我,很早就确定了,我是我老公心里的西施?!?br />
    “很早就确定了?是什么时候?怎么确定的?”凌煜挑眉,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就在你会对我生气,会对我笑,会动不动就想亲我,还有在提到康逸安就咬牙切齿的时候,我就知道我老公已经把我看在眼里,已经开始在意了。只可惜,我家凌先生恋爱的放肆太霸道,都是用行动,从来不用嘴巴说。让我一直不敢肯定,猜了好久?!?br />
    温雅说完,看着凌煜,目光晶亮如琉璃,璀璨,闪耀,笑的柔柔,“每天猜着,时时都想着,在不知不觉间。心,什么都丢了,连自己都不知道?!?br />
    “直到看到我家凌先生被讨伐,那个时候才猛然发现,原来我已经在意?!?br />
    “直到看到凌煜特别为我准备的婚礼,直到听到他那句,不愿意,看到他转身离去。那个时候,我才知道,原来我已经不是在意,而是已经爱上你?!?br />
    “知道你出事,生死未卜的时候,我才知道。对你,我无法承受那种失去。那时我才发现,有一个爱我的丈夫,有一个可爱的孩子,有一个完整的家。那并不是我以为的圆满?!?br />
    “原来,人生最大的圆满,就是那个你愿意用命去换的人,他在你的身边??醋潘阕拍阋黄鹇淅?,那样才是人生最大的圆满,在没遗憾?!?br />
    温雅说完,凌煜心口疼痛几近窒息,放下手里的菜,却未看温雅一眼,转动轮椅,一言不发,离开。

    温雅起身,看着凌煜的背影,淡淡开口,“凌煜,让我待在你的身边,真的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凌煜顿住,声音暗哑,微颤,“小猫儿,现在,只有离开我,你才会幸?!?br />
    温雅眼泪涌出,“凌煜,你可知道,你这种隐忍,除了让我更加放不下你,这辈子只能爱你吗?”

    凌煜闭上眼睛,眼角漫过一丝水色,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。久了,什么都会抚平,都会过去的。

    “安雀,推我进去?!?br />
    安雀看着温雅和凌煜,心里极不是滋味,少爷忽然对夫人改变态度,不是因为想通了,而是想把夫人彻底推开了吗?“少爷…?!?br />
    “要我再说一遍吗?”

    安雀嘴巴动了动,最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垂眸,上前,推着凌煜往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安嗜面皮紧绷的厉害,看来,少爷的情况是根本就没有好转。不然,他也不会…。

    “凌煜,如果真要我离开,先把欠我的都还上吧!”

    温雅开口,安雀自动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温雅上前,站在凌煜面前,静静的看着他,看着他微红的眼眶,手紧紧的握成拳头,胸口憋闷的呼吸都感到痛,声音发颤,“不记得还欠我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凌煜垂下眼帘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娶我为妻,你还欠我一句,愿意!还差我一句,爱我!”

    凌煜听了垂眸。

    温雅蹲下,抬手,抚上凌煜脸颊,“凌煜,你愿意娶温雅为妻吗?”

    凌煜身体紧绷的厉害,僵硬如石,有些东西压在心里,已经快要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凌煜,你愿意让温雅做你的妻子吗?凌煜,温雅想成为你的妻子,你愿意娶她吗?凌煜…?!?br />
    “我愿意…?!?br />
    温雅哽咽,声音破碎,“你爱她吗?”

    “我爱她?!?br />
    “你要吻你的妻子吗?”

    凌煜低头,在温雅唇上印下一吻,熟悉的气息,还有一味咸涩。

    凌煜脖颈上青筋暴起,停留片刻,退开,离开。

    晚

    安雀把饭菜端到书房,在凌煜面前放下,看着凌煜昏黄灯光下,昏暗不明的面孔,轻声开口,“少爷,这是夫人离开前给你做的,让你尝尝?!?br />
    凌煜眼帘微动,却没回应。

    安雀无声的叹了口气,默默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良久,凌煜看着眼前的饭菜,拿起筷子,夹起,放入口中,一种淡淡的咸涩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。就似她的眼泪…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温雅回去以后,什么也没说,就像是她真的又去旅游了一圈一样,每天仍然乐此不疲的跟着温姥姥学做菜,每天变着花样的吃。

    对此,两位老人倒是乐见其成??芍滥谇榈陌彩让纪啡词窃街逶浇?,只感觉温雅已经病了。忍不住含蓄的提醒,温雅要不要去医院看看。

    温雅听了,看了安嗜一眼,爽快的答应了。从此,往医院跑的更勤了。

    日子就这样在看似平静中度过。转眼三个月过去了。春去秋来,天气渐凉。温雅看着镜子里圆润的自己,嘴角第一次扬起一抹真切的笑意。这样很好…

    **

    只是温雅那里平静,可凌家动荡却是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赵妍失踪,凌禀宏失踪,温雅完全不问世事。瞬时煜日就像是成了无主的肥肉,惹得凌家一众人明争暗斗不断。

    除了煜日这块肥肉,凌家当家人的位置,现在空置着。引得凌家的男人没有一个不盯着的。相互之间暗中的争斗,打压更是不少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温雅都不知道,安嗜也从来没有向温雅提起过。却不着痕迹的增添了?;の卵诺娜?。也开始隐晦的提醒,最近不太平,希望温雅最近最好不要外出。温雅听了,没多问,既除非必要,她几乎待在家里不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人有心,千方百计的想要算计你。有的时候就算小心再小心还是躲不过。

    就如现在…。

    温雅坐在车里,看着身边许久未见的王婶,目光沉沉,嘴角扬起一抹沉冷笑意,“好久不见,没想到王婶竟然给这么大一个惊喜?!?br />
    王婶听了眼眸微闪,看着温雅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温雅看着,目光沉冷。下午,刚从医院出来,巧遇一脸惊喜的王婶,兴奋的跑到她跟前,激动的跟她说着话,问她好不好,关心着,伤感着,连眼泪都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场面当时一定很感人,感人连安嗜,安琳对这个从小就伺候凌煜的老仆人都降低了戒心。就是温雅自己也没想过防备她。然而,就是那一时的大意,结果她被劫持了。

    想当时王婶流着泪,对凌煜的死表着伤心,然后把一把枪抵在了她的额头上。而在她回过神准备反击的时候,竟然发现王婶也是个练家子。

    安琳和安嗜反应快一步,可却顾忌她的安危,不敢妄动,就在那瞬间,她被王婶的同伙人拉入车内,飞快的驱车离开了。在那样的人流,还能开出那样的速度,能无所顾忌的开枪扫射,真是有一股不成功便成仁,破釜沉舟的味道呀!人横不可怕,怕的就是不要命呀!

    “夫人,我…我是迫不得已的…”王婶眼里满是苦涩。

    温雅听了,不知为何忽然想笑。为什么算计她的人,总是都有迫不得已的理由呢?

    温雅垂眸,转了转上手腕上的手表,只要她按下按钮,让王婶倒下绝对没问题。只是。抬眸,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人,麻醉他也没问题。只是,他突然倒了,谁来控车?

    看看,这已经达到一百八十迈的低空飞行速度,恐怕方向盘一离手,大概就是一个车毁人亡的结果。这种自救太冒险,不亚于自杀。

    温雅想着,手默默的离开了手腕处。转眸,看向外面,景色飞逝,连影相都模糊不清,看不清这是什么鸟地方。只希望,安嗜,安琳能够找得到她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温雅被劫持,还是在医院门口,在眼皮子底下被人劫走。安琳,安嗜心里那种自责,愤怒自是不必说。

    同样的,严冽脸色也难看的可以。娘的,竟然在他的门口让温雅被人给劫了。该死的…

    只是现在不是述说心情的时候,也不是自责,愤怒的时候。赶紧找到温雅才是当务之急。

    启动一切可以用的上的力量,务必马上找到人。既,严家,邢家,齐家,包括王昊,胡毅,石林,还有康逸安等,在接到消息的一瞬间都动了。

    “我在夫人的手表上装置了追踪器,只要手表在夫人的手腕上,找到夫人并不困难?!卑擦兆诔的?,脸色紧绷的可以。第二次,这是温雅第二次在她的身边出事儿。她,无法被原谅…

    安嗜听了没说话,脚下油门不松,眼睛紧紧的盯着前面,车胎不时的发出刺耳的摩擦声,在车流中如演习特技一样飞快的穿梭着。现在,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找到温雅,弄死伤害她的人。

    后面,齐睿,严冽,邢邵天几个人紧紧的跟着安嗜的车,没人说话,也不需要说什么。他们目的一致,找到温雅!至于原因,或许有些各个不相同。

    齐睿在意温雅,是因为歉疚,还有已埋入心底深处那纯粹的喜欢。

    严冽要找到温雅,因为失去过,所以,想守住温雅对凌煜的那种难的。

    邢邵天对于温雅的被劫无法保持平静的原因。他,不想深入探究,到底是因为她是温雅?还是,她是凌煜的妻子?

    也许,他们想守住温雅的理由也有些不同。但是心情却一样,温雅不能出事儿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凌禀浩挂断电话,起身,走向窗边,透过玻璃,俯视下面川流不息的车辆,人群。神色莫测…

    “爹地,我刚才听到消息,听说温雅在医院被人给劫持了?!绷璩汉鋈怀褰?,看着凌禀浩,惊疑不定开口。

    凌禀浩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爹地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知道了?!?br />
    凌澈听了扬眉,“那,你说会是谁做的?”

    “是谁做的已经不重要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凌澈有些不懂,“如果是凌家的某个人做的,等于我们又少一个对手呀!最好是他们两败俱伤,那样的话,凌家当家人的位置,还有煜日可都离我们进了一步?!?br />
    凌禀浩听了沉沉一笑,转头,看着满脸期待的凌澈,沉声开口,“你可知道,温雅这次出事儿,马上做出反应,做出营救的都那些人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这个我还不清楚。不过,现在凌煜不在了,最多也就安嗜,安琥那些部下而已?!?br />
    凌禀浩摇头。

    “除了他们,难道还有其他人在意温雅的生死?”凌澈皱眉,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邢邵天,齐睿,严冽,还有王昊那些下属,包括胡毅,他们都在第一时间出动了?!?br />
    凌禀浩话出,凌澈脸色遂然一变,震惊,怀疑,“这…。这怎么可能?他们怎么会…?!?br />
    “是呀!凌煜都已经死了,他们什么时候对温雅这个不起眼的人开始在意起来了?也许,王昊会忽然插手凌煜的案件,根本就不是为了针对凌家,而是真的在护着凌煜。所以,现在对于温雅被劫,才会做出同样维护的举动来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不懂,王昊为什么要护着凌煜?”凌澈凝眉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原因现在已经不重要了?!绷栀骱谱?,看向别处,情绪不明,“重要的是这一次的事情,让我看清了。煜日它不是一块无主的肥肉。而是一个会咬人的魔兽。谁想动它,必定要付出惨重的代价?!?br />
    “有邢家,王家,齐家,还有严家护航,煜日它最终只会是属于温雅的。我们这些妄想捡便宜的人,不会有一个讨的了好。这些日子,我早就就应该看出来了,凌家那么多人进入煜日,却影响不到它分毫,就已经证明了?!?br />
    凌禀浩说着,心里不由冒寒气,“现在我已肯定,赵妍的忽然失踪,凌禀宏的突然消失,还有那些进入煜日的人,连续的出事儿,都绝对不是意外。而是,有人在用煜日做诱饵,稳坐钓鱼台,不声不响,等着上钩的人,然后,除掉…?!?br />
    凌禀浩说完,凌澈脸色都已经有些发绿了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妈的,这听着太渗人了。

    “凌澈,我现在甚至有一种感觉…?!?br />
    “什…什么?”

    凌禀浩转头,看着他,眼睛微眯,“我忽然感觉,凌煜他根本就没有死,一切都不过是个假象而已?!?br />
    这话出,凌澈的脸色瞬时无一丝血色。从头到脚底,从内到外,整个一个透心凉,冰冰凉!

    “爹地,你…你这话太吓人了?!?br />
    凌禀浩听了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,“你等着看吧!现在温雅出事儿,正好可以验证一下。凌煜他,到底是活着,还是真的已经死了?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?!?br />
    凌澈咽口水,毛骨悚然的感觉蔓延整个感官。轻颤…不由想,如果凌煜真的没死,那会怎么样?不敢想象…。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返回枕上宠婚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五分彩定位胆稳赚技巧
如发现枕上宠婚有章节错误、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、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联系客服中心
小说枕上宠婚最新章节由网友上传,作品仅代表作者浅浅的心本人的观点,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。
枕上宠婚全文阅读由思路客小说网(//www.ynwsu.cn)提供,仅作为交流,非商业用途。
  • 今年上半年西宁拆除工地扬尘污染得到有效治理 2018-12-02
  • 胡杏儿晒儿子软萌照 睡眼惺忪眼神迷人可爱十足 2018-12-02
  • 厉害了!春运如何防盗防骗 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8-11-30
  • 天津将申报建设自由贸易港 2018-11-26
  • 肖毅出席高速铁路项目对接座谈会 2018-10-31
  • 网约车陷阱多 谨防四类风险 2018-10-31
  • 高清:中国男篮抵达洛杉矶 长途飞行队员略显疲惫 2018-10-09
  • 逾8成受访者担心使用照片特效程序会泄露个人信息 2018-08-21
  • 交通运输部路网中心:端午假期高速通行不免费 2018-08-06
  • 644| 638| 422| 73| 236| 698| 524| 490| 69| 905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