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分彩定位胆稳赚技巧首页 -> 武侠修真 -> 《枕上宠婚》 -> 正文
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枕上宠婚书页 』

天下彩4949us彩6363us:枕上宠婚 正文 第139章 各人各态

(为方便您阅读枕上宠婚最新章节,请记住“思路客小说网”网址 五分彩定位胆稳赚技巧 www.ynwsu.cn,并注册会员收藏您喜爱的书籍
    第139章

    严冽看着拿着自己杯子,往嘴巴里猛灌的女人,凝眉。

    姬素看到杨果,脸上柔美的笑意消失无踪,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。特别看到她拿起严冽的咖啡,就往嘴巴里送的举动。太过自然,也太过亲密。姬素看着神色不定。

    “呼…。这里的咖啡还是那么好喝,这味道我怀念已久呀!严先生真是会享受?!惫雍韧?,在严冽身边坐下,眯着眼睛,砸吧砸吧嘴,一副回味无穷的模样。

    说完,看到眼冽看着杯子皱眉。果子嘿嘿一笑,“抱歉,一不小心喝完了?!彼底哦宰虐商ùφ惺?,“美女,这里续杯!”

    咖啡续上,果子贴心的推到严冽面前,“来,算我请你的。请笑纳!嘻嘻…”完全没心没肺。

    严冽白了她一眼,没眼看她。

    严冽不开口,正合她意。转眸,看向对面的姬素,却不说话,就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。且眼神平静,表情平静,不带情绪,如看空气!

    姬素嘴角溢出一丝苦涩,勉强的笑意,“果子,好久不见?!?br />
    姬素开口,杨果好似才察觉到她的存在?;匾晕⑿?,表情一团和气,话匣子打开,一连串的赞美从嘴里说出,“确实好久不见,温大小姐最近真是越发的漂亮了!我都有些不敢认了。刚才在外面只觉得严先生对面这位光彩照人,美艳无比的美女有些熟悉,没想到真的是温小姐?!?br />
    姬素听了垂眸,遮住眼中的情绪。温雅伤住院,而她越发光彩照人?这是夸她吗?哼!这么明显是在讽刺她,阴她。姬素心里有些恼火,为果子和严冽熟悉的姿态,还有她竟然在严冽的面前这样嘲弄她。

    只是,心里的情绪,却和脸上的表情完全是两回事儿。

    无奈,无力,欲言又止,姬素那副无措的模样。严冽看着脑子不由溢出一张几乎相同的面容,相同的表情。心口一窒,转头看向杨果,“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果子听了扬眉,轻笑,“你这话,是质问?猜疑?还是纯粹的问句?”

    果子说完,不等严冽回答,就笑着自己接了下去,“如果是质问,我的回答,你没质问我的权利!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怀疑,我可以郑重的回答你;你怀疑就对了,这还真不是一次巧遇。我是偶然看到了,然后特意走了进来。至于原因么,我不告诉你,自己慢慢琢磨吧!”

    “还有,如果你这是纯粹的问句?!惫佣?,横了他一眼,话锋一转,嗤笑,“来咖啡馆当然是来喝咖啡了,难不成是来吃拉面的!”说完,用表情奉送他两个字,笨蛋!

    严冽磨牙!果然是物以类聚,温雅那个小魔头的朋友,果然也是来气人的。

    看严冽脸黑了,果子满意的笑了。转头看向姬素,起身,忽然俯身,靠近,在姬素惊疑不定的眼神中,果子轻笑,“bijan香水,revive,intensitevolumizingserum的化妆品?!?br />
    果子话出,姬素神色微变。严冽再次感叹一句,果然是小魔头的朋友,难缠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果子退回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姬素,“就这两样的消费也将近过万了吧!呵呵…温小姐不但变的更加漂亮了,也变得更加富有了呀!精心的装扮,奢饰品加身,喝着咖啡,吊着凯子,生活还真是过的有滋有味,过的多姿多彩呀!”

    “看来,对雅雅的一番算计在你的心里根本就不是个事儿,后悔,反省,歉疚,完全没有吧!同样的,温雅为你求情免了你的刑事,在你眼里也完全是应该的吧!哦,说不定还怀疑她假好心,很是不以为然吧!所以,现在看到雅雅生病住院,你才会有这么好的心情,有这么好的兴致吧!”

    姬素握着咖啡的手收紧,脸色变幻不定。想说什么,又怕落在严冽眼里就是辩解,可什么都不说吗?那岂不是默认了…

    “果子,我身上这些东西,其实都是以前剩下来的…?!?br />
    “以前的?那也是用温家的钱买的吧?”果子冷哼,“拿着温家的钱,吃着温家的饭,却做着陷害温家人的事儿。姬小姐不愧是激素,药力强大,心里素质也同样强大??上?,副作用也很大,最后反弹了,结果害人害己!只是,自身毒性害了自己是活该,祸害了别人却是该死?!?br />
    “果子,我…?!?br />
    姬素开口,就被果子打断,“不用解释,不要辩解。我听不进去,也觉得太伤耳朵!事实是怎么样的,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到。要不然,当初警察叔叔就不会请你去喝茶了!所以,欲盖弥彰,为自己解说的废话就不要说了。已经是个狠辣的,再多一层虚伪,可真的没法看了?!?br />
    果子的话很直白,近乎尖锐,刻??!姬素脸色不由变了,转眸,不由看向严冽,却见他神色淡漠,对她没有丝毫维护的意思。对果子也没有一点要制止的意向。姬素看着脸色有些发白,手攥紧。垂眸,眼泪滑落…。声音有些发颤,“你说的不错,是我对不起雅雅!是我一时鬼迷了心窍,是我被嫉妒蒙蔽了心,都是我的错!”

    看着姬素滴落的那滴泪,听着她真诚的道歉声!果子脸色更冷,“昧心的事儿都做了,不要以为一句对不起,一句我错了,你就伟大了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不要用这些话勉励你自己,那样警察可就没饭吃了。成全你一个,却要饿死万千个,你这是造大孽了!”

    “况且,我还真没看出你有一丝知道自己错了的意思!”果子声音沉冷,“佛有言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!可他也说过,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!一善天堂,一恶地狱。你,好自为之吧!”

    果子说完,看了严冽一眼,面无表情,“佛法讲完了,不要太惊叹我的渊博,因为姐是传说。好了,不耽误你们谈心,谈景,谈情了!哦!还有,我不是男人。所以,别对我哭的这么动人,我怜惜你来你这块玉?;故嵌宰庞行牡娜丝匏甙?!”说完,对着严冽的椅子踹了一脚,转身,走人。

    严冽看着杨果的背影,挑眉,神色莫测。

    姬素苦笑,抹去眼角的泪水,眼里满是歉意,“果子和雅雅的关系很好,因为过去那些事儿,她不喜欢其实我挺理解的。只是,连累的你也跟着被误会了,真的很抱歉!”

    理解?这话说的真是大度,又善解人意。动听,不费力!呸…

    严冽听没说话,只是看着走出去就变得瘸拐,一脸苦哈哈表情的果子,眉头挑高。果然,他这体重,凳子还被她给踢歪了,那力道,脚不疼才怪!这女人刚才是想把他踢飞吧!哼…不知道谁是笨蛋。

    看到眼冽嘴角那抹浅淡的笑意,姬素眼眸微缩,神色微动,瞬间表情转为带着一丝怯怯,一如既往的柔和,“严先生,雅雅她…她现在怎么样了?还好吗?”

    严冽听了,眼底划过一抹冷意,抬眸又消失无踪,转为一片清淡,“这不是你该关注的?!彼低?,起身,微颔首,转身,离开。

    姬素也迅速起身追了过去。然而,在看到他走向杨果,还有安琥后,姬素眉心一跳,瞬时停下了脚步,看着安琥眉头皱起,那个人好像是凌少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严医生!”安琥下车,看着严冽点头,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怎么?今天不做保镖做绅士了,来给杨大小姐做司机了?”

    “请杨小姐帮忙参考着给夫人买些她喜欢的物件,看看对夫人有没有什么帮助?!卑茬⑿λ档?。

    严冽点头,“想法不错!也顺道带我一程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严冽开门上车。

    果子回头看了严冽一眼,“怎么?不跟那位大美人培养感情了?”

    “多管闲事儿?!?br />
    “我可没多管闲事!我这是必要的关心。毕竟,要是有一天你和那位激素小姐相亲相爱了,可就不适合做我家雅雅的主治大夫了。那枕边风威力可是不小,我们可是不能冒那个险?!惫雍苁侨险嫠档?。

    严冽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没搭理她!靠在沙发座上开始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“安琥,等一下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?!?br />
    果子打开车门,下车,跑到后面在严冽身边坐下,“好了,开车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车启动,果子看着闭眼,对她完全无视的严冽,兴致颇好的开口,“严冽,昨天我跟温雅说让她跟凌煜好好培育一下感情,然后给她讲了不少晚上夫妻之间该怎么相处的健康教育知识?!?br />
    严冽听了眼帘微动,慢慢睁开眼睛,“你可真是有心呀!”可真够缺德的!竟然在这个时候教给温雅那些东西。不过,他怎么就没想到的?后悔…。

    “那是!”果子一脸自得,表示骄傲。

    严冽嗤笑,双手抱胸,问,“后来呢?你的好姐妹学习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,不但完全学会了,懂得了,还实践了…”果子笑道。

    “实践了?对凌煜?”严冽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这问话,得到果子一个白眼,“不对凌煜对谁?”

    严冽噎!

    “严天才,别总是问一些让我怀疑你智商的话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严冽瞪了她一眼,牙尖嘴利,得理不饶人!

    “怎么?你对我有意见?那算了,我不说了?!?br />
    “用这个吓唬我?哼,你以为我想听?!?br />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这么以为的?!?br />
    严冽咬牙!“刁钻!”

    “我叼,因为我是钻!多谢夸赞!”

    严冽默!真想知道,可一点不想问杨果。

    “安琥,这件事你也知道?”

    “嗯!我知道!不过,我不会说,也不能说?!卑茬芫≈熬≡鸬幕亓艘痪?。

    果子听了笑开,“安琥,我果然没有看错你!你果然不是一般人??辞辶伺?,也看清了男人。啧啧…现在像你这么有节操,又聪明无双的人可是不多了!太让人稀罕,惹人喜欢了…?!?br />
    “呵呵…。谢杨小姐夸奖!”安琥咧嘴,适时的表示一下喜悦之情。其实,对于杨果那样的夸奖,内心相当纠结!他性向正常,没有双吃的倾向呀!她这欣慰态度,他情何以堪呀!

    严冽看着冷哼。

    果子轻笑,“严冽,你要是肯帮我一个忙,我可以告诉你后续发展?”

    “不帮!”

    “那算了!”

    严冽回答的利落,果子也接受的干脆。

    默!

    良久,“什么忙?”严冽开口。

    果子勾唇,不意外的笑了,渴望的看着他开口,“破个处吧!帮我…?!?br />
    呲…。车轮抓地的声音…

    “你…该死…”严冽惊骇声,伴着闷痛声…

    “艾玛!我的脑壳…安琥你要谋杀呀!”果子的痛呼…。

    车子蛇形骚跑后,终于低调的继续跑起了直线。

    安琥抹汗,不是他定力不强悍,实在是女汉子太凶悍!艾玛…。

    稳住心神,开口,“抱歉!你们没事儿吧!”

    “有事儿,胆儿破了!”果子捂着额头,呲牙!

    严冽没说话,看着果子表情十分怪异,像是在看什么奇特,不可思议的动物!

    果子瞪眼,“你那是什么眼神?我是怪物么?”

    “十足的怪物!神经??!”

    “靠!我怎么神经病了?”

    “随便拉男人帮你破处,不是神经病是什么?”严冽脸色发沉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帮我破…?!惫铀底哦僮?,看看严冽,看看安琥,嘴巴抽搐起来,望天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那个,杨小姐,那个要不要我停车,你们单独谈谈!呵呵…。这话题还是你们两个谈论比较好,我在怕是有些…?!?br />
    安琥的体贴的话没说完,就被果子吼声打断,“闭嘴!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?!?br />
    “呃…。你说…?!卑茬鹗克档?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吧!没人想听?!毖腺渖艨?。

    “靠!我只是想让严冽的猫咪,帮我的猫咪破个处,你们激动个屁呀!”果子脸发青,眼冒火,怒吼,“你们两个臭男人在想毛?该死的!你们毛脑子黄,姐姐我还要节操!混蛋…?!?br />
    话出,一片静!

    安琥嘴巴歪了歪,目不转睛,认真开车,表示他什么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严冽脸青了,紫了,黑了,红了!

    “严冽!”

    “闭嘴…?!?br />
    “靠!你还恼羞成怒了!”

    “安琥,停车!”

    “哦…?!?br />
    “安琥,不许停!伤了姐的自尊心就想跑,没门!”

    “呃…?!?br />
    严冽抿嘴,“安琥你听谁的?”

    “安琥,你是男人,就要听女人的?!?br />
    “这什么狗屁理论!”

    “专属女人的理论!要跟我比么?”

    “哦!我听少爷的。要不,我先报备一下…?!?br />
    “不准!”异口同声反对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安琥应,继续开车。

    严冽瞪眼,果子呲牙,阴笑,“敢伤姐自尊心,我一定要给你伤回来?!彼底诺屯?,伸手…

    “该死!杨果,你这死女人…”

    “你个臭男人…竟然看上那个伪白莲,你才是神经病?!?br />
    “谁喜欢她了…该死…。噗…。住手…?!?br />
    “别想…。啊…好痛…?!?br />
    安琥透过镜子看着后面一出戏码,不由摇头,幼稚…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齐睿,我让你准备的,都准备好了吗?”凌煜握着电话,问。

    “嗯!都已经妥当了!”

    “有人关注吗?”

    “关注的人不少?!?br />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快了?!?br />
    “哦!”齐睿说着停顿了一下,才开口问,“温雅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她很好?!?br />
    “是吗?那就好?!彼低?,转移话题,“对了,最近这边都在传,你那位母亲大人失踪了,还猜疑和你有关!凌家在这件事儿表面没什么动静,可暗处怕是为这份舆论添砖加瓦不少?!?br />
    “是吗?既然如此,就让这把火烧的更旺些吧!齐睿,去添一把吧!”

    “哦!你确定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确定的!”

    “好吧!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两人说完,沉默了一下。凌煜淡淡开口,“齐睿,对于齐家的主权,这次你真的下定决心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。其实,我在就应该下定决心了。毕竟,后退一步,绝对不会使我海阔天空,反而是死路一条?!逼腩4乓凰砍芭档?。

    “嗯!决定很对?!?br />
    “切!还是第一次听到你夸我?!?br />
    “因为你确实做的很好?!?br />
    “够了!太多我可是承受不住?!?br />
    凌煜淡淡一笑,“香港见?!?br />
    “嗯!香港见?!?br />
    切断电话,凌煜走入病房,看到温雅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,温姥姥正在给她盖被子,看到凌煜停下动作,轻声说道,“这丫头说等你,等着,等着自己先睡着了?!?br />
    凌煜勾唇,“我抱她去床上睡?!?br />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凌煜弯腰,俯身,轻轻把温雅抱起,放在床上??醋潘了?,平和的睡颜,低头,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,表情一片柔和,宠溺。

    温姥姥看着立刻转身,擦去眼角的水润。每次看到凌煜这个动作,她感动,欣慰,却也心痛,为他,也为雅雅!不止一次的想,如果雅雅没出事儿,他们该多幸?!?。

    “姥姥…?!?br />
    “诶!”温姥姥转身,褪去刚才的伤感,满脸温和看着凌煜。

    “你和外公把常用的东西准备一下吧!过几天我们就起程回香港?!?br />
    “这么快!雅雅坐飞机没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嗯!可以!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和你外公明天就回去收拾?!?br />
    凌煜点头,“时间不早了,你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温姥姥看了一眼温雅,转身,走了几步,回头,看着凌煜真诚道,“凌煜,谢谢你!”

    凌煜摇头!为小猫儿,他会试着学习爱屋及乌。

    温姥姥慈爱一笑,离开。凌煜转身,拖鞋上床,在温雅身边躺下,慢慢把她抱在怀里,给她掖好被子,却没闭上眼睛睡,而是静静的看着温雅。就那么静静的看着…。

    以前,从未想过,在未来的某一天,他会对一个女孩疼入骨髓,会爱,会痛,会害怕!悲喜,苦甜都由她赋予。虽然偶尔想起也感到不可思议,不过,他却很庆幸!因为有她,他才真切的感受到什么是人生,什么是活着!

    以前,他拥有很多,权势,金钱,女人,这些很多人为之奋斗一生的,他都有,可以肆意的挥霍,也可以无情的毁掉。因为不在意,所以从来无所顾忌。而他看似什么都不缺,却单单遗失了纯粹的亲情,还有目标。人活着总是要有奔头,可他没有,所以他从来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拥有了纯粹的亲情!也知道了他的目标是什么!那就是要,让小猫儿感到幸福,为她脸上的那一抹开心笑颜?;褂?,那动人的闪闪酒窝!

    凌煜,我爱你!

    凌煜,离婚吧!

    两句话,刻骨铭心,心颤,心动!因为爱…。

    就算她现在没了记忆,可她的心仍然没有忘记他!因为痛…。

    过去一切的伤痛,不圆满,一切的遗憾,缺失!都是为了让他得到一个心尖宠。所以,他该知足!人生终于变得丰满,多姿,有爱…。有她…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夏芯涉黄,被曝光!涉嫌违禁物品,被怀疑!两件事儿出,夏家风暴立时达到了一个高发点。

    不休止的争吵又开始了,重复,不断,每时每刻!

    夏远对刘莹,怒骂,指责,什么难听说什么,言辞如刀!什么贱人肚子里生出的贱种,那极端的用词,恨不得戳死刘莹才甘心。

    想对的,刘莹也相差不多,对夏远的辱骂,反击起来也是当仁不让,句句如剑!什么伤人说什么,什么不是男人,什么种子差还赖地不好,各种下作用语,巴不得刺死夏远才罢休。

    夏止盈以前颇感新鲜的戏码,现在已经完全腻歪了。狗咬狗一嘴毛,每天看着两只已经完全丢失人性的牲畜乐此不疲的叫骂,她都快吐了!

    如果不是现在关注他们家人特别多,夏止盈早就把他们赶出去了??上衷诓恍?,不但那些八卦人盯着,更重要的是王云也在关注着。所以,她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直到…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看到我回来这么意外?你们不高兴吗?”夏芯一身清爽,神采奕奕,笑意绵绵的看着刘莹,夏远,还有夏止盈。

    夏远怔愣过后,猛然冲到夏芯身边,皱眉,眼里带着厌弃,厉声说道,“你…。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。我没事儿了,当然回来了?!毕男韭嵝?,说完,有些瘪嘴,有些伤心道,“我在里面几天,爸爸你怎么不去看看我呀!”

    “我…?!?br />
    夏远还未开口,刘莹回神,冲了过来,拉着夏芯,神色不定,带着一丝激动,还有恐慌,“夏芯你说的是真的吗?你真的没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是呀!要不然我怎么能回来呢!”夏芯浅笑,“其实,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。当时只是一群朋友戏弄我,开的玩笑罢了!好在,现在都已经查清楚了,我自然也就被放回来了?!毕男舅底?,看向夏止盈,看她眉头轻皱,眼里闪过一抹异样光芒,瞬间无踪,展颜,对她盈盈一笑,前所未有的和善。

    然,夏止盈却是眉心一跳。不明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夏芯怎么会突然回来了?桑格没动手吗?还是没来得及?

    “真的就那么简单?”闹得风风雨雨曝光,把家里搞得鸡飞狗跳的事件,竟然只是一出误会,夏远很是怀疑。

    “那还能有多复杂!”夏芯说着,有些惊讶,不可思议的看着夏远,“爸爸,难道…。难道连你也不相信我?怀疑我吗?所以…所以才没去看我吗?”

    夏远深深的看着夏芯,眼里满是探究。没错!他就是不太相信夏芯。

    夏芯伤心了,忐忑,紧张的看向刘莹,“妈,你呢?你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?!绷跤ǔ僖闪艘幌?,马上就坚定说道,“我当然是相信你的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你可是我女儿,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!”刘莹说着眼泪掉下,“芯芯,现在你回来了,可真是太好了,我这颗心也总算是放下了…?!绷跤ㄏ布?,一片慈母忧心态。

    夏芯看着笑开,只是眼里却没有丝毫笑意。跌入谷底,才算看清身边人。落入地狱,才算明白什么是人性。她该明白的都明白了,该看清的也都看清了!万幸,现在还不算太晚…

    想着,抬头,看着夏止盈,走到她身前。眼里满是复杂,还有感动,“姐姐,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夏芯的话,让夏止盈不由神色紧绷,脸上溢出疑惑,“谢我?”

    “是呀!如果不是你,我也不会这么快就洗脱清白,那么快从里面出来呀!”夏芯说的感激,真诚。

    夏止盈却是一头雾水,心里满是不明。

    夏远惊疑不定。刘莹震惊不已。两人心里同样一个疑问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夏止盈的疑惑不定,夏芯有心的把它定义成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锋精神。脸上表情感动加深,还染上一抹动容,“姐姐真是,邢先生都跟我说了,你又何必还隐瞒呢!”

    “邢先生?邢邵天?”夏止盈脸色微变,“是邢邵天帮你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呀!邢先生帮了我很多!不过,这也是因为姐姐的拜托。不然,他不可能会帮我!我也不会这么快出来?!毕男舅底?,忽然伸出手抱住夏止盈,声音里是满满的谢意,感激,“姐姐,谢谢你!”

    夏止盈僵!

    相拥,近在咫尺,却无法看到面孔的姿势。感受到夏止盈的僵硬,夏芯脸上溢出一抹阴沉至极的笑容。夏止盈该轮到我出招了,好好接着吧!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返回枕上宠婚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五分彩定位胆稳赚技巧
如发现枕上宠婚有章节错误、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、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联系客服中心
小说枕上宠婚最新章节由网友上传,作品仅代表作者浅浅的心本人的观点,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。
枕上宠婚全文阅读由思路客小说网(//www.ynwsu.cn)提供,仅作为交流,非商业用途。
  • 今年上半年西宁拆除工地扬尘污染得到有效治理 2018-12-02
  • 胡杏儿晒儿子软萌照 睡眼惺忪眼神迷人可爱十足 2018-12-02
  • 厉害了!春运如何防盗防骗 铁警说唱MV来教你 2018-11-30
  • 天津将申报建设自由贸易港 2018-11-26
  • 肖毅出席高速铁路项目对接座谈会 2018-10-31
  • 网约车陷阱多 谨防四类风险 2018-10-31
  • 高清:中国男篮抵达洛杉矶 长途飞行队员略显疲惫 2018-10-09
  • 逾8成受访者担心使用照片特效程序会泄露个人信息 2018-08-21
  • 交通运输部路网中心:端午假期高速通行不免费 2018-08-06
  • 826| 793| 621| 790| 663| 784| 669| 643| 498| 273|